日本,韩国,欧美,国产黄色电影,视频,小说,图片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LSJ2022@OUTLOOK.COM

红颜神Õ

&#32418&#39068神&#213


第一章深山人家

隋末唐初 期,到 是烽火 漫、硝 四起,民不聊生。不 在离洛 二百

里地的,西北之 是一 也感 不到任何是 的气息。那里有座高 入云的

名山峰。

在此山峰的周 有 多的小山把其包 在里面, 此山的 略位置 看

是兵家必 之地。但是就是 的山 有任何一支 伍 ,不但如此在

山方 50里 跟本 人敢接近,因 在400多年里有很多人的 的 到了

范 去探索,但是 一人 ,期 也有些朝廷派去的官方的 伍和人 ,

但是 果 是一 ,一去不回了。再后 那里就成了禁忌之地,有 候有些朝廷

要 的犯人,也被放到山里,反正去到那里的人 听 有 出 。

座 名高山 有 可怕之 是,据有 以 看到里面有什么 物,

就算是 也 有,都 人听到 里面的任何的 物 音。 在是 人不能相

信,但是 在已 有人再敢去 是不是真的了,因 以前 去的人都 看

到再出 ,放 去的 犬也 有了影子。 在正逢 世,大家 有心情和精

力去 心 地方。 那以后大家 那山叫做「 命峰」。

「姐姐, 喊你回家吃 了」一 听起 稚嫩的 音在山谷里回 ,但

是就是看不到人,很 然喊 的是一 小孩,但是 看不到人,同 的 音持

了一 茶的 后,一 「知道了,我采完 就回 」一 滴滴的女孩 音,

很短,但是可以 中听出, 之人是出很 的地方 的。

在山 的地方有 一 很 眼的茅屋, 什么 它 眼呢,因 茅屋的茅草

竟然是 色的, 是那种跟 血一 的 色。屋子周 是用各种不知道什么名

字 物的骨 材料 成的 ,白森森的骨 和 的 色相搭配, 就能

看到了。

在屋子正中的院子里,有 木桌子,桌子旁正 目坐 一位 童

的老人, 的白 ,但是 看不到一 的 ,人看起 也十分精神,身上穿

不知名材料 出 的灰色衣服,整件衣服 然一体,看不出有一 剪裁的痕

老人的旁 是一 模 十二,三 的男孩,男孩的模 用 在的 准 看

是一 哥,男孩正在目 不 的前方,似乎等的很焦急了。

桌子上的 菜 人 ,看 是等人。正在等 的 候, 出 了一

色的身影,不一 儿只看到那身影在院子前面的水塘的水面上 了几下就 到那

二人的面前。

那 衣女子 停下,就听到男孩抱怨道:「姐姐,今天怎么那么晚啊,

都等半天了,要是 了怎么 啊」,「我看是你等不急了吧, 就是半

月不吃 西都很精神,真是 一 」女孩拍了男孩一下 道。

候在一旁 目 神的老人 眼 到:「 儿你回 了,快 吃 ,吃

完 后到我的房 一趟。」男孩看 老人不解的 到:「 找姐姐什么事啊,

在不能 」。女孩又敲了一下那男孩的 「 找我,又不是找你,小孩子

那么多做什么啊,再 明天不 你到山 玩了,」男孩不再做 ,低 吃 。

大家吃完 后,那老人 男孩 到:「 儿,天快黑了,你到林子里捉

火虫回 ,今天我跟你姐姐 有事要 ,你姐姐就不跟你去了,等月亮照到池

塘中 的 候你再回 。」男孩不明白 什么 做但是,他知道多 了也

是自 趣,于是一 身就往不 的 林奔去。

看到男孩走 了以后,老人 女孩跟 他到了屋子里面的一 房 里去,老

人 到房 里把 上,走到床 , 床底拉出一 不是很大的竹箱,然后他

女孩 :「 儿,你把衣服 了。」

女孩 是疑惑但是 是照做了,只 儿 手稍微 高,然后用右手向上一

拉一提,整件套衣就自下而上的离 了她的身体,但是想不到的是她的身上除了

那件 然一体的外套外,里面竟然是真空一片,什么都 有穿。

儿的模 本 就 的很好看,高高鼻梁, 桃小嘴,瓜子小 , 然年

才一十六 ,但是那 水 的大眼中 有 成熟女性的所特有勾魂眼神。穿

衣服 候被掩 的身材,在 一 。

她有 170公分的身高,苗 玲 的 , 的 一直披落到 挺

的臀部,雪白的丰 奶子!雪白的肌 ,深深的醉人乳 ,那一 金字塔型的

的奶子真是令人心 不已。 挺的 乳配上粉嫩粉 的乳 ,一瞬 展

出 的36D洁白 乳上那2 熟透的 桃, 人看了以后真想一口吞下。

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,是那被茸茸黑草掩 的 人的密穴, 然看不到小穴

具体情 ,看是 那高高隆起的地方看 ,一定是人 魂的好去 了。,

的看 儿赤裸裸的一 不挂站在那里, 了半 茶的 ,

忽然 了口气 到:「是 候了,到 了, 你出去了。」

儿 自己 做正感到疑惑,听到 后就更是不解,但是

她 有 。因 那么多年 每做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, 不 自己多 ,

自己也 了,感 上照做就是了。

在 后,也伸手把自己的衣服 下,赤裸裸老人身体大致上跟其他上

了年 老人一 ,只是保 的好 ,老人 很高有1。9米左右,但是身材

瘦,身上的肋骨都 可 ,唯一跟其年 不符合的就是他跨下的那根 ,

然 是 的但是也有一尺 。

儿看到后不禁惊奇怎么 那根 西跟 林里的那匹白 的 西一 啊,

似乎比那 的 粗。正 儿 在愣神的 候, 做坐到了床上,他 儿也

跟他正 面坐在床上。 候老人的 正 正 女孩的密穴,但是 是 趴趴

的。

老人正目 女孩 道:「 儿, 在是 候告 你一些事情了,因 今天你

就一十六 了。」「什么事, 你 吧,我仔 听就是了,」 儿 完晃了晃

乳,把 手分 放放在 雪白 暇的大腿上, 眼看 。

管面前 一位 世美女,而且 是赤身裸体的,但是他的眼神 有

毫的迷离。他 道:「听好了 儿,我只 一遍,而且听了以后,你 都不能

, 你弟弟也不能透露半 。」 儿 。

接 :「我 原本不是 里的人,我 是在 400多年以前才逃到

里 的,也就是 我 在 里已 住了 近400年了,是你的曾祖父 全

家逃到 里 的。」

到 里老人把 才放到床 的箱子打 , 里面拿出一 用很大的 皮包

的包袱,打 里面一看,有一大卷竹 和一大 很 的 布,那 西上面

都有 了不少的字。

老人用手 摩 些 西 到:「就是 了 些 西,我 才要逃 到

里,我听我的父 是他祖父 一 叫 佗的死囚上得到的,他 上面的

的 西很有用, 能解救我 一族人。他 一但他 的后代里面有

女孩,而且那女孩的跨下 黑毛,那么在她一十六 的 候,就要把 些事情

告 她。」

正 想 下去的 候,外面的男孩回 了,并在院子里 是不是可

以 了, 再去捉多 ,男孩听后又跑去捉虫了。

把 儿打 走后, 子表 的象想到了什么一 ,他忽然仰面躺在床上,

然后 儿 :「你 在 必 要做 件事,做好了我才能放心的 你到外面去

事。」「什么事啊, 。」「 ,把我手里的 西放到嘴里,想 法

它 硬,但是不能用咬的,而且只能用嘴。」

完老人用手把他的 拿了起 。 儿不加思索的半跪了下去,一口就把

那 一半含在了嘴里,她那粉嫩小 立即 得通 ,小 也不知道是怎么

回事,她用眼睛看看了 , 候的眼睛 上了,似乎是在休息。

于是小 是用她的小嫩舌舔舐 跟 西前端象 一 的 西,

了早 做到 交代的事情,她想 方的用嘴 弄 的那根 西,先是用舌

舔舐,然后再用嘴巴吸,舔2下就吸一下,接 再用舌 摩擦,然

后在前后 出,直把那一尺 的 伸到喉 的深 ,在 出嘴巴的同

用牙 的刮 是四周。

在用嘴巴工作的同 她 自己身体也有了 化。

身体 是 ,呼吸 始基 ,胸前那 粉嫩乳 也 硬, 大,用手

一碰 身有了触 的感 ,麻麻的,自己小便的地方也有 水流了出 ,但感

上不是尿。

她 候也 有有多想 些 化,她更多的注意到嘴里的 西有了 化,

的 始 大, 粗了,自己的小嘴巴似乎再也放不下,但她 是把自己的嘴巴

量 到最大以容下 的那根 西, 于 的那根 西在她那小嘴再也放不

下了,她才不得不吐了出 , 候的 也 了眼睛,看 大汗小 ,

再看看自己那 硬 粗一尺三寸 的 , 小 :「好第一 算你合格了,

接下 是第二 。」

小 候才看到 在自己嘴里的 西 在已 得跟 才很不一 了,

特 是那 西的前端又 又大, 色已 成了 紫色,而且 不 的上下晃

,好象再跟她打招呼一 。

「小 ,你先躺下, 上眼睛,放松身体,等一下 生什么情 ,你都

不要惊慌,你要跟 你的身体的感 行 ,千万不要去反抗,知道了 ,」

到。

「知道了, ,我都听你的,」 完,小 乖乖的 上了 眼, 的躺

在了床上, 候的小 仰面躺在床上,她那美的 人眩目的面容,她那洁白胜

雪的肌 ,高高挺起的傲人 峰上面那 桃 里面的任何一 都足以 人

狂。

更致命的是她那小腹下面的那 芳草地出奇的茂盛,那片茂盛的小草一直

上延伸至她那丰 滑的的臀部下面,把她那可 的菊花蕾包 了起 。

据 的女人性欲极 ,也是男人的最 。

管 一切都在 的眼里一 ,但是在 的眼里看不到一 欲望,

眼神依 有迷离,他眼里的小 只是她的 女,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女人。

深深的吸了口气,然后用极快的速度 了小 身上的一十六道 名

的穴道,然后他坐在一旁仔 看 小 ,似乎在等 看什么 生一 。

的小 在感 到身上被 了穴以后,在穴位的地方忽然分 涌起了极

的和极寒的 西,象水一 在身体的上到 串,感 非常不好受,但是她不敢

用 力 行抵抗,只是放任它 。

管在意 上小 有 行反抗,但是她的身体 是 生了 化,赤裸裸的

胴体上不 毛出冷汗,高 胸部急 的起伏 ,身体在微微 ,俏 上的 色

也越 越 了。

在看到一景象 , 上的神情淡定,并 有做任何 作和出 。此 小

的感 到那些冷和 的水流, 的都聚集在了她的 部的地方,越 越

多,她感 到她的 部很 受,那些冷 的水流在那里想 合在一起,但是仿佛

有 西在阻隔她 ,使它 不能融合在一起,于是它 就在被阻隔的地方到

串。

小 候有了很象小便的感 ,但是就是尿不出 ,而且她那下面越 越

痛,身体也 烈的 始 抖,她 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,于是她 美目,

叫到「 我忍不住了,下面尿尿的地方要 裂了, 救我」, 完,身

体又更猛抽搐了一下,就昏 去了。

第二章 儿

看到 一情 ,立即伸手替小 把 ,忽然他的神情 得很凝重,不禁

的 气到:「我最不想 生的事情 是要 生了, 道 是天意,小 一旦

入民 必 引起波 。」老人只 了 句 后,眼 已 他 目涌出。他

再 什么,只是用手把眼 擦了擦,然后伸手把赤裸裸的小 抱了起 ,跟她面

面的 了起 。

他把小 的 手放在他的 肩上,然后用右手把他那粗大 准了她的小

穴。此 小 的小穴已 流出了很多的水,老人知道小 在已 是很危 了。

他急忙用左手把她的小穴弄 , 他看到了那 的 肉里面有一 小的洞口

的 候,他立即把他大 往里面插了 去。

老人的 那一尺三寸的粗大 ,是一插到底,竟然 什么力气。老人

的 色更加的凝重,喃喃道:「小 身体比他想象的 要特 ,看 她以后必定

有那几 劫 ,一切只能靠她自己去化解了,老身只能 力到此了。」

老人 手 抱 女, 始了 烈的抽插,他把自己的胸部 的 在她那

丰 人 峰 ,几乎都把那 肉球 扁了。老人的 每次都是全根而 ,

全身而出。并 有一 怜花惜玉的想法。

小 管 于半昏迷的 ,但是她的嘴里也 始哼到:「啊……啊……

下面好 受啊…… 了……就 再快 …… 好 了……不行……再快 …

…舒服 了…… 就 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 了。」正在哼 的 候,她的那

玉手忽然抓 了老人背部,不段的 抓 。

小 候迷迷呼呼的 得有 很粗大 的 西 入了她尿尿的地方,并

且一直 如到了她的身体的很深的地方, 始的 候很痛,就象一根火 的

棒插到了她的小穴那里,但是 那 棒的 端被她身体的一 西 住的 候,

她下体 那些聚集的 西竟流到 棒那里,自己就舒服了 , 棒不 的

出出,仿佛那些 西都被根 棒吸引 , 的离 了体 。

老人 候身体也起了很大 化,全身通 , 气 , 小 也被包 在

了那 气之中,老人身上的青筋 露,抽插的速度 慢,似乎每下的 抽插

都要 很大的力气。 于在半柱香后老人身上冒出了 色的 气,老人 候大

喝一 后,忽然就 倒在了床上,小 也在同 出了「啊」的一 后, 倒

了下 , 在了老人的身上。

人身上 气散去之后, 人 血沸 的一目展 在了面前,一位美少女

的赤裸裸的 在一位老人身上, 人的下面 接在一起,只是 人的 合 流

出了不少白色粘稠的液体。

就 又 了半柱香,老人先醒了 ,他很快的 理好了眼前的一切。只

是小 候仍然 有醒 ,他 坐在一旁。

「 , 是怎么回事啊。」 醒 的小 ,看到 候已 穿好

了衣服在一旁打坐,自己的身上也穿好衣服。她整 人 是混身 力,下身 有

疼痛的感 。 看到她醒了以后,又替她把了把 ,然后 ,他 小

好好休息,明天早上 有事 ,他 要她不要把今晚所 生的事 任何人提起,

小 答 后, 什么就离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 儿出去打 后,老人把小 又叫到了他房里,他把昨天

小 看的那些竹 和 布都拿了出 ,然后 小 :「 些 西就叫 你了,

你把里面的 西背熟了解后,就找 只有你知道的地方藏起 , 也不能 ,等

到 候了再 你弟弟。」

「那是什么 候啊」小 不解的 道,「天机不可泄露,等到了那 候你自

然就知道了,你 在就拿 些 西到山 的那 洞里去自己 了,山上的洞

里有足 的食物和水, 成后就把那些 西藏起 ,你最多只有3 月的

。」

「知道了 ,我 在就去。」小 性的回答,她知道 不喜 人

那么多的 什么,只要按照他 的去做就好了。小 接 手上的 西,收

拾了 西,很快的就走了。

六月天气 在是 的 人 狂,特 是洛 方 五百里地3年的大旱更

地人 以生存, 多人都逃 去了。在逃 的人群中,有一 生模 的40多

的男人一副狼 的模 ,正在拉 一位衣衫 的中年女子拼命的奔跑 。后

面正有十多 打扮的人在后面追赶。

「相公,我 在是跑不 了,我 把身上的 他 就是了。」那女子气

喘吁吁的 到。

「那些 不是劫 那么 的,他 要 人 口的, 看到一路上那些

死尸, 男女都是光 身子的,」男子 道。

「那我 怎么 , 不能在 里等死吧。」

那男子看了看前面, :「反正 都是死那就 山吧。」

女人看了看前面的那寂 的 林, 有 林后那高 入云的山峰,惊呼到:

「那不是 命峰 , 到我 有其它 法了 ?」

「快 去吧,再晚后面的 就追上 了。」 完,那男的就拉 女子往

林的深 跑去。

「大哥,前面那二人往」 命峰「方向跑去了,我 要不要追啊。」一

的 肉和大胡子的大 他前面一 的男子 到。

「到口的肥肉就 了,那地方 去了,我 看到 一 出 , 年

大 家的和二 家,就是不信邪, 果到 在都 人再看到 他 ,」一位老大

模 的人 奈的 到。然后他招了招手 那十多 人往回走了,只留下了 人

在附近等 。

在 命峰山 下一位身穿一身 色 身服的 色妙 女子正在 林里 奔,

那女子的奔跑速度十分惊人。 林死 ,除了那女子的奔跑 出的 音外,就

只有那 林里的可怕 了。

那女子正在急速奔跑的 候忽然听到前面有2 人的呻吟, 然 林的光

很暗,但是 她 小 就夜 眼,他知道那 人是一男和一女。 她 到那

人的身旁 ,那 人已 有了 音。

此奔跑的 衣女子,正是小 。她是奉命在离 和弟弟,到外面去 事

的。 她 到 人的身 ,便立即用手分 探了探 人鼻息和把了把 ,她

女的已 是中毒太深,她是回天 力了;但是那男子 是 有救的可能。

她 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 小瓷瓶, 里面倒出了一 丸。接 想用手

弄 那男子的嘴巴,但是那男子的牙 ,怎么也打不 ,接 她 了

他身上的一些穴道,依然 效。 她急中生智 身旁拿了 石 ,往男子的牙

敲了去。男子的 牙掉了3 ,小 把 放到了男子的嘴里。

了半 茶的工夫那男子忽然 身抽搐了起 ,口吐黑紫色的液体。「怎么

,是不是我弄 ,」正在一旁的小 惊呼到。她立即又把了把男子的 ,

她 原 那男子 中了另外的毒,只是那是种慢性的毒, 才自己一 大意竟

然 注意到。

那男子此 的下体,也起了 化,他那 高高的挺立 ,几乎要把

穿了。小 也看到了 一情 。于是她立即把男子的 子褪了下 。

看到男子的那 八寸的粗大 ,她的那 粉 不由得 了起了,特

是 她的鼻子在 到那男人 有的气息 ,她的呼吸也 始急促了起 。

是她 那么大以 第2次接触那 西, 然 的那么粗大和 ,但是

他那 西的前端似乎要比 大。她自己接 把裙子往上提了起 。她那丰 雪

白的 一体的美臀立即展 在了大家眼前,想不到她下面竟然是真空,那片芳

草地在高高 起的美白 上真是天下一 。

小 站了起 用手把那男子的 准了她的洞口, 坐了下去。可能是她

方面 在是 什么 把,等下体 就插了 去。她 得下体很痛,仿

佛被一 的 西硬生生插到了她的里面。她身体不由的左右 了起 ,

管她身上 穿 衣服,但是她那 豪乳上的 葡萄印在她的衣服上形 清晰可

,再加上胸部左右 ,相信任何一 男子看了以后都 此 狂。

小 些 她自己也 想到,她不知道身体 什么有 的反映,她也

想,她 在只是一心想救人。她心理回 那竹 上面的救人之法。

她通 下体的左右 , 那根 的 部 在了她 道里的那 肉,可

是 想 他那 一 到她那 肉的 候,她就 如触 一般 身打 ,有酥麻

的感 ,身体 力,精神也 以集中,以前那次 也 她 的感 ,但是

次的那么 烈。

她定定神,用手 了男子的几 穴道后,男子身子不再 ,自己也 力

制住了身体的那种感 。她 她的 道里的肉 在男人 端,然后

气 自己那 肉 大,最后完全的把那 的 端完全包透。

候她的身上也是大汗淋漓,那身衣服也被汗水弄的 在身上,那曲

玲 是身材完全展 了出 。如果她的衣服不是 色而是白色的 ,那她 在

跟全裸 什么 ,特 是胸前那 乳 和下面的那 的黑草,更是形

她 始 功 她的下体吸吮 他那根 西,她 在是一 不 跨坐在男子的

身上,但是身上汗水越 越多,呼吸越 越急促。就 持 了半 茶的 后。

她感到她的 射出了很多 的液体,她急忙 功把那些液体吸 了她的体

他 的 西 射了 的半 茶的 , 小 确 他体 毒都排完

后,她站了起 拔出了那 在她 道呆了多 的 。她看了男子的 色,再次

把了把 , 得 什么 了,她就到一旁 坐 起功 。

她想用 力 男子身上吸取到 西逼出体外,但是她 不但 法 那些

西逼出体外,而且在 功的同 ,她 那些液体 溶入了她的体 ,并且

被吸收了,她很 异。她知道他 小就 她弄了很多的草 她吃,她 在

可以 是百毒不侵了,她倒不是怕中毒,而是 得她 在的 跟竹 上 的

不一 。

她 了安全再 功了 遍, 什么异 以后才安心。她 在 得整

人似乎更精神了, 力也 什么 耗的 象,反而有提高的 象。她不知道她

的 一 象是跟她的特殊体 有 ,就算是 佗也不知道他的 由 人

承。

小 一切都弄完了以后,才 自己身上的衣服都 透, 身黏糊糊的很

受,他把衣服 了下 ,想 包袱里再找件替 ,可是找了半天,才忽然想起

是自己出 的 候忘 拿了。她 死掉的女人的身旁有 包袱,于是她在

里面找到了些衣服替自己替 。

她把男子背了起 , 快的朝 林的外面跑去,她知道 里到 都是有毒的

植物,稍不小心就回中毒 命, 也就是 什么 人能 里出去的原因。但是

交代 不能跟人 出 里的秘密。

小 看到 林不 ,有了路口,她 知道那里是安全的地方了。她把男

子放在 往路人都能看到的地方。便匆匆离去了。

第三章小村春色

小 在离 那男子以后, 一 大道走 , 候的她已 了如花的美

貌和玲 的身材。她的模 跟那在 林死去 人那 。 种能 整 人形体上

行改 的易容 ,在江湖上已 失 200多年了,想不到竟被一位二八

年 的女子掌握了。

小 不知道 什么要她易容,但是 的再三交代,她只能遵守。她不

知道以她原 的模 和身材, 起事 极不方便, 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 。

正 她 在想 交代的事情的 候,她的眼前出 了一 小村庄,村庄

他的感 是死气沉沉的,几乎每家每 外面都挂 白布 ,很多人身上也穿

白 衣和帽子,她小 候听 是家里死人以后,才有的打扮,但是她

得那么多家人都是 的打扮,一定是有 。

「大 , 村子 生了什么事啊,怎么都 ,」小 一 穿那种衣

服40多 的 人 到。

「除了瘟疫, 能有什么哦, 年 都 法 人活,大姑娘,我 你 是早

离 里的好了,」老人面 表情的 到。

「大 能 我去看看 ,我家里九代 ,我多少也知道 ,可能我能 上

忙,」小 道。

人听到 ,眼前一亮,立即把小 到了村 的家里, 明了事情的

。村 很高 立即 小 去看了几 病情 重的人。小 了解病情后,就 了

子交代了村 去准 材。村 但看到村里的人有救了,立即派人去准

去了。

由于小 要的 材一 半刻也弄不全,村 就极力挽留小 在村里住上几天,

好 察病情。

晚在忙 之后,村 宴招待了小 。小 在的模 是已婚 人的打扮,

所以她 村 她姓 ,名 。村 不好直呼其名,知道她已婚,就 呼她

「 大嫂」。

晚, 村 的安排, 就住在了早上她 的那家人家里,那家 人家

里只有她和那天性痴呆的30多 的儿子,晚上吃 以及洗完澡以后,她就上

床 功了。

正 完功想睡 的 候,她忽然听隔壁的房 有了 ,好象是人

出的喘气 和呻吟 ,她 起 力在 上弄了 洞, 然房 很黑,只有 月

光散在地上,但是房 里的一切都 能逃 她的那 夜 眼。

男的就是那痴呆的傻子,女的是她母 。 候女的正跨坐在自己儿子的

身上, 手不 搓揉 自己那 已 下垂的大肥奶,似乎很享受的 子。

「快…… ……就 ……插我的小穴……不要那么快……慢 ……我快不

行了…娘…… 死你的大 巴………不要停……… 」

「娘……你下面的小穴…吸得我好 … 哦……好舒服……我喜 ………娘

的………小穴…我最 跟娘………玩了」

傻子突然 身起 把母 在了他下面,他那足足有八寸粗大的 一下子

就 跟的被她母 的小穴 吃掉, 去就拔了出 ,再狠狠的插 去,不停

抽插起 。

接 伸出那 粗糙的大手狠命的抓 她的肥奶, 把舌 伸到了母 的嘴

里, 到:「娘我渴了, 我 水喝。」

那 人立即 嘴跟儿子吸吮了起 ,她把她口水不停的往儿子的最里送,

儿子好象在吸吮 什么好 西一 ,不停的在她娘的小嘴里活 。

就 母子就 赤 的在床 式玩 , 然期 人的淫 浪

停 ,但都是很小 ,生怕 人听 。

在一旁看的身体就起了反 ,她感到她下面的小穴很痒,仿佛有很多

在 爬,小穴也有 西流了出 ,伸手一摸,有 黏忽忽的感 , 也 始

。喉 不 的咽 口水,真是看的混身 受。

他想不到男女之 的事情是 的,平常怎么 听 起。而且那 人干

起 是那么高 , 不是什么坏事。越想她身体的反映就越大,她回到床上

功 息,但是一 用都 有。

正 她想在 看的 候,那 赤裸母子的表演已 束了,可能是由于太

累了, 管身体躁 不安,但是也不知不 的睡 了,醒 的 候 那

人已 准 好早餐, 自己有 不好意思了,要人家等那么久。于是打了招呼

后 始吃了。

吃到一半,就看到村 人 找她。村 告 她,要 的 材都 好,

就等她去 理了, 立即就跟了去, 一忙就是一整天,熬 —— 察病情—

—提醒注意的事 —— 理特殊的情 。 于在亥 病情得到的控制, 才

放心把其他的事情交 了村里的人,然后拖 疲 的身子回到了 人家。

的家里只有傻子一 人在家里等她吃 ,她 了傻子她娘 去那里了,

傻子 村 叫去看 病人了,今晚就不回 了。傻子看到 回 后,就跑到后

院去 水,他 他娘走的 候交代等姐姐回 吃 后,就去 水 她洗澡。

一整天忙的的确是很累,也想 吃 以后洗 澡,舒服的睡 。于

是她也 多 ,吃完以后就到后院那 大水缸里面躺了下 ,水缸里面水 度很

适合 ,她感到很舒服,再加上白天的疲 ,她竟然在水缸睡 了。

半夜的 候她被 醒了,忽然她 缸 有人,她 想出手把那人打倒,

候那人出 到:「姐姐你醒了,怎么你在水缸里睡 了呢,那 的,我

以前 也被娘 。」 完他的眼睛死死的盯 水缸里的 的身体。

看到是傻子,手也就停下了。但是她看到傻子正在盯 自己身子看,他

的下半身的 子已 拉到了膝 ,他正有右手反复的套弄 他的 巴,那 巴已

得比昨晚看的 要粗大,足足有一尺 , 巴上面的青筋 露,他那 西

一 一 似乎是在 她打招呼。

她身上一 ,昨晚的那种感 又 了, 看看了傻子的模 ,忽然 上心

「傻子,你在看什么呢?」 道。

傻子回答道:「姐姐你身子真好看,模 也好看,比我娘的好看多,我喜

看姐姐的 子。」 候看看自己身体, 峰 然 有自己易容前的那么丰

人,但是也是 挺,那 黑黑乳 比她的 要大。小腹已 不在平坦

但也只是多了 碎肉,小腹下面的 毛也不多。但是 很 。 水中的倒

影中可以看出, 的模 不是很差,相信以前 是有 人家里出 了,

是丰 存的那种女人。

在那身雪白的肌 也是傻子她娘不可比 的。傻子 小到大都在村里

跟她娘一 人 ,什么 候看到 漂亮人的。 次 不看 。

傻子:「你也 看 你娘的身子 。」

「看 我跟娘晚上一起洗澡的 候,就看 了。」傻子 道。

「那你 洗完澡以后,又做什么有趣的事情,能不能告 姐姐啊。」 又

「 ,我娘不 我跟外人 ,他 如果跟外人 了,以后我就看不到娘

了。」傻子在 的同 不忘用手套弄 他那大 巴。

「那好不 ,用做的 可以吧,你就把你跟你娘 做的事情跟姐姐做不就行

了 。」傻子听后 了 ,高 的 :「是啊,我怎么 想到呢,姐姐你真

明。」

「那好你回房里等我,我擦了身子就 。」傻子听后高 的 奔到了自己房

里。

不一 儿, 到傻子的房子里, 然房里 ,但是今晚房 的光

比昨晚要亮,可能是因 月亮的原因吧。

候的 看到傻子已 光全身的衣服,傻子 然 子有 。但是身

体 很 ,古 色的肌 , 厚的背部, 的胸肌,特 是下面那根一尺

吧更是吸引 。

后,看到傻子只是呆呆的看 她,并 有行 。于是她 傻子做她

跟母 做的事就行了。傻子答 后,就走到 的面前,把 抱到了他的床前,

然后很快的 掉了 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。傻子 有象 才那 用 渴的目光

看 那洁白 人的胴体,而是把她平放到床上。

傻子 候自己也爬上了床, 上了 眼,等待 傻子的下一步。

傻子 始用他那粗大 手搓揉 她的胸部,并且不 的用手指去玩弄那

大乳 , 那被玩弄得 硬 大的乳 高高挺立 ,傻子 嘴 始吸吮了起 ,

他 不 的他那下巴胡子茬去扎 的嫩胸。

的 已 是极度 了,那么多年 ,她 有 的感 ,

在是太不能 他相信,她混身 , 手不自主抱 了他的 大背部,她仍是

眼睛在那里享受, 于在傻子吸吮她的 乳的 候,她 出了「啊……哦…

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哎呦……好舒服呀。……不要停, 。」

的叫 。

傻子听到 音以后,忽然把 往下,用 手抓住她那的玉腿分 ,伸出舌

去舔她的 , 舔弄她 的同 不 的她那里流出的水都吞到了肚子里,

一 舔一 :「姐姐 里水真好喝,香香的, 有 咸,比 的好喝多了。」

候的 已 是高潮迭起,意 已 始模糊了。原 以 的就是

很享受了,想不到 在的更令她 狂,她的 手放在了傻子的 上,抱住了他的

回用力。似乎是要 他的速度跟快 ,嘴里也在哼到:「哦……哦……你…

…哦……哦……哎呦……好舒服呀。……不要停, 。哦……哦……你……那

里——嗯……每次都……好棒啊……嗯……嗯。舌 再深 ——哦嗯。 就

了。

傻子抬起 ,用手把 的 腿放到了他的肩上,用手把她下面流出

的淫水涂抹到了他的 上面,慢慢的的把他的那 粗大 西一 的插入到她

那肥 的 里面。

感 到 次的插入跟以前的大不相同, 了以前的痛楚,反而 得自己

小穴越 越痒,而那 差 的火 、棒子正好能解痒。此 的她媚眼如 ,那

唇的 上留 一 口水,下身丰 的屁股也 始伴 ,傻子的抽插向上 ,

傻子每次 把他的 巴慢慢抽出,然后快速的一棍到底。每次 那粗大的 到

她的花心,她都要抽搐一下。

她感 到他的每次 如都有一种上天的感 ,傻 候再次把他的 手放在

了她 的乳房上,再次 其 行蹂凌。她是 峰被她抓的 了形,乳房

得通 。由于受到了上下 方向的快感的 , 的特殊体 始体 出

了。

她的小穴 的壁肉 始有 律收 ,并分泌出一种 似于 水的液体。花心

始 大,最后 的足以把他那 包住。

傻子 候也感 到他的 被她里面 西吸引 ,自己的 出的速度

也越 越慢,方法被粘住了一般,但是 被吸的很舒服, 的 他有想尿的

感 。

傻子 候忍不住叫到:「姐姐嗯……每次都……好棒啊……嗯……嗯。下

面真 害啊,我好 姐姐……那里……比 …… 多了……哦……」

傻子 然身体 ,但是那里受得了那 刺激,很快他的精 一送, 眼一

痒大股的精液就 到了她的里面, 射完就 到在她的身上,昏了 去。

也感到了汩汩的 流直 他的花心,她的花心自 的吸收了他那

的液体。她感到四肢百骸如 了 般散了 ,身体一 ,蜜屄一股 地

傻子的肉棒, 中只感到一 昏眩,人便昏了 去。

不知道 了多 的 , 醒了,她感到傻子仍然趴在他身上 醒,他的

那根粗大仍然 的 西 插在她的下面 有拔出 。 立即起 到外面清洗干

身上污 , 到屋中 坐 气了一周天, 得做 才那种事不但 有 什么元

气,反到有了 自己更精神的感 。

候的傻子也醒 了, 急忙 傻子 ,不能把 晚是事情 出去。

母 也不能 , 了以后同 也看不到母 了,傻子立即 答 不

外人 。

看到傻子 后, 才放心回到自己的房里。一 睡到了天亮。

就 在 的 的 助下,才 天多,村里的病情就有了好 。她看到

什么大 了,再加上有要事在身,所以便提出要走,村 盛情挽留 用之后,

送了些吃的和衣服之 的 西 。并送她到了村口,尤其是那傻子更是 她

大叫:「姐姐不要走,跟傻子玩,不要走啊,傻子不要姐姐走。」他的叫 很凄

,在送行人 中 有任何人知道 是 什么,傻子知道但是他不能 ,因 那

天晚上他答 的事他不敢忘。

第四章初露 芒

在离 村子以后, 一直朝 南方向的前 , 一路上 有用 功,

那也是 交代的,不到万不得以不要 人知道她 武功。

也不急 走, 那么大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,她要慢慢的看 。

早上离 村子到 在已 是大半天了,但是 一路竟然 看到。她有

奇怪了, 一路上看到不少被人 的 西,但是一 人都 看到, 死人都

有。

天黑下 , 候也感 肚子有 了, 然以她的眼力在晚上也能看

西看得很清楚,可以 上路,但是她不想那 。

她在包里拿出了干 ,正要吃的 候,她忽然听到了一些异 的 音,并且

是 前面大概半里地的地方 的。她的好奇心起想知道那是什么,于是 尖

一 ,就蹭到了身后那棵大 上去藏了起 。

摸 了一 茶的 ,她看到前面有群人 了。

那群人的模 看 , 都是面目 ,都 很重的 气,那群人大

有50多人,前面的除了几 的手里拿 武器外,其他人的人都把武器 在

腰 ,手上和肩上都大包、小包的拿 或是扛 。那些 西 都是他 的。

更 她吃惊的是在那群人后面, 有 二十多 衣不遮体的女子,她 的手

上都被 上了,并被 在一 子上。 她 的 子上 看 是受了不少的苦,

她 就跟在 伍的最后面。

在离 大 一百步的地方, 的那人喊停下 休息。 伍停了下 以后

那些 很快的 起了几 火堆,与此同 也听到了 伍的后面 那群女

子的呼喊 。

很 然是那群 要 那些女子下手了, 在深山里听 外面的事情

的 候,她 种人就有了比 多的 ,她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好 西,她

立即 始想怎么去解救那群女子的 法。

是 皮和 明的女孩子,,她在 上很快的想到了 付那群人的 法。

她在 上 了几 怪叫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 到了那几堆火旁,用掌力把火

弄 了。

那群 和女子都懵了, 群人 中只有靠近火堆的人看到一 模糊的

身影在旁 晃了一下 后,火就熄 了。 的 叫到:「是哪位英雄路

啊, 种玩笑,有 量的出 , 我跟你 量 量,用 种手段算什么好

啊。」他的 音很大, 了周 的所有 音。

其他的 听到 后,都亮起了手中的兵器。但是 很久 人回答。

人重新 起了火,但是火 起 ,在几 怪叫后,又被弄 了。

那几堆火的旁 都是 人的,照理 人能 到里面去把火弄 的,除

非是那种 西。 中有人看到 的情形后忽然被 的大叫「有鬼啊!」 叫

几 就 去了。 伍 始 了,那群 碰上 的情 ,除了有鬼

外,他 一下 真想不到其他什么合理的解 。

此 除了天空中那 被大 遮住的月光外,再也 有一 光 。除了

外 人能看清周 的情 ,她用她那 特的 功和 穴手法趁 在那群 中把那

几十 人一一弄倒了。

由于 的 很混 ,大家都 注意身 人情 如何, 子的 都

人听。所以 弄倒那些人的 候竟然 人 ,直到最后一 人被 倒了

以后。仍然 人知道 生了什么事。

被 的那群女的 才火被弄 后,就 的抱在一起什么 音都 出,

只是在不停的 抖。 把火重新 燃后,走到那群女子的面前 到:「各位姐

妹, 事了,你 可以起 了。」

再 的几次叫 后, 于有人抬 看看了,接 那 抬 看的姑娘又拉了

拉身 人,于是很快,所有的女子都惊奇的看 周 的景象。

接 那群女子 一番 ,把周 的情 是怎么 生的告 了她 ,接

她 在 那里弄些能用得上的 西赶快走,她 再不快 走的 ,那群

人醒了就不好 了。

她 自己 出几 大 的人 走,她指了 方向 她 往那里去,

那是她早上出 的村子的位置的方向。

那群女子 前的 回 魂 ,除了一 的感 外,就 的。

看那些女的 看起 是快不行的 子,可是听到 很快就醒的 后,

作快的很不一 的工夫, 就看不到她 了。

其 知道那些男的被她 了穴道以后, 六 辰是不 醒的。她是怕

等等要是后面有他 的同伙 的 ,那就麻 了。

看了看周 ,想到「要是他 醒了以后, 是 害人,得想 法

才行。」

她 了 ,再看了看身上那件衣服。忽然暗叫到:「 行吧,反正

他 也不是好人,就在他 身上 了,看看以后他 怎么欺 女人。」

看了看那些躺 的大 ,再想了想被她 理以后他 的日子,不由得

异的笑了笑。

很快的她在 倒 身上又每 人多 了几下。

完那群 的穴位的 候,在那群女子离 的那 方向竟然又跑

回 了一 女子,那女子的 子看起 很狼 , 她看到 后立即 的抱住

了 , 兢兢的 :「女 ,前面有怪物, 在一起的人都被它弄走了,

在正往 里跑 ,女 救命啊。」

立即朝那女子指的方向看去,她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 方向。就在

,突然跟她抱在一起的女子 快的在 身上 了几下, 根本就 得及

反映。

吃惊的看了那女子一眼,全身 力的仰面倒了下 ,不能 。 知

道自己 了到,便立即 气。

很 然那女子知道 想做什么,她暗暗的 到:「你不要白 力气了,

我用的是 的 穴手法, 有我本人 自解穴,就算是 高手也要花上十二

辰才能自行解 , 才看你 倒我那 兄弟的手法和功夫,我就知道你是高

手,正面跟你 突,我 胜算,所以才用此手段」。

才明白那女的跟那群 也是一伙,自己是太大意了。 一 听

那女子的 ,一 功 穴。

「你是什么人,是 派你 的,怎么 在 里 截我 ,附近 有 有你

的人。」接 的几 听后都是冷笑的 不答 。

那火光之中 看得出那女子的 子很 急,似乎 心 什么, 跟本

就不明白她 的那些 ,所以也就 回答。

但是 那女子看 , 一定是知道些什么,只是不想 而已。 的他看

到仰面躺地上的 胸前的扣子已 松 了,一眼就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粉嫩的乳

她 露出了男人才有的淫笑,她 :「 在你不 ,等下子我要你自

己主 向我 , 是乞求的那种。」

她很快的把 的衣服 光, 展 在她眼前是一 成熟女人的胴体,丰

雪白的乳房 然有 下垂,但是依然美感十足; 的 不是很 致的那种,

但是 在看 是最能 惑男人的;那 白嫩的屁股再加上那 人 魂的

小穴, 一切的一切足以 在 的任何一 男人 狂。

女子看到了眼前 一切,不由的 了 :「真是好 啊。」

她也 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 了起 ,她是正 的面前 的。

看到的是一 蛋俊俏,前凸后 的美女,她那 白嫩的 峰 比不上自

己易容以前,但也 是相差不多。

雪白 暇的肌 ,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 密的芳草,芳草的下面是……

就在 惊呆了,她看到了她 如何也想不到的 西。那是 男人才

有的 西。

一根粗大黝黑的 巴,足足有8寸 ,尤其是那 巴 上 了 多的小

粒。那 巴正在向 自己一 一 打招呼。

「想不到吧,大 我是 伙人的二 家,我是 女人 我 兄弟享受,

才那群女的就是我弄 的,你以 你能救她 ,老 告 你吧,我在前面不

已 把你 才放的人都 了。」

想不到 果是 ,自己真是太大意了,如果跟 走的 那就 事了。

心中十分的气 , 上的表情也是异常的 怒。

想不到 的 的表情反倒更加激起了二 家的淫性,他走到 面前用

手分 了 雪白的 腿,半跪在她的跨 ,提一 手就分 抓上了她的 峰,

看得出 二 家是老手了,他的 手不 不慢的搓揉 她的胸部,并且不 的用

手指去玩弄那 大乳 , 那被玩弄得 硬 大的乳 高高挺立 ,他突然把

手拿 ,俯下身子用他的那 巨乳代替他 手 摩擦 峰。

此 的心情很复 ,一方面是她 半人妖的恨的牙痒痒,而一方面

是身体的本能的反映 她 不已, 是感 跟以前的不同,以前的都是男的,

皮 接触起 的感 跟 在 人比起 一 都不一 , 二 家的身上的肌

跟女的一 , 人接触起 真是 以言 。

管 在身体 不得,但是 有的生理反映 是表 出 了,她下面

的肥 小穴已 是流水不 了,呼吸急促起 ,身体也 。

的他看到 的情景已按捺不住,他跪 腿之 , 手托起那雪白

的大腿,扭腰 臀猛然向前一 ,只听「噗嗤」一 ,那根又粗又大的 ,已

根 入 那极度空 、期待已久的 滑嫩穴。 「啊」的一 ,只

又是舒服又是羞愧;她足趾并 蜷曲,修 的 腿,也 直的朝天 了起 。

的腿能 了, 明她已 把穴道解 了。似乎 的他 有注意到

。 此 已 被自己身体的快感所支配,并 有立即出手制服二 家的。她

似乎很享受 在他在她身上 她所做的那些事情。

所未有的奇怪感 卷而至, 只 火 的 ,像烙 般的熨

自己的花心。那种灼 充 的 感,使她全身都起了 的 。 引

反 ,嫩穴 吸吮住 具;花心也蠕 ,刮擦 ,在二 家粗大

的 具抽插下,不禁舒服得浪了起 。

他 感 到他的 巴 如到了一 跟以前完全不 的地方,她的小穴不但

更加 、 ,而且她那里面流出的淫水 的把他的那根 西粘住了,自

己的每次 出都要 很大的力气,但是被那些淫水包裹的 巴 有 极舒服的感

,再加上她的花心有股特 的吸力, 的把他的 大 吸向她的最深 。

他以前是 久 高手,想不到今天居然不到半 辰,就 有了想 射的

感 ,他 力的 自己的呼吸和注意力。

他想不到 女的跟以前他所接触的女有跟本的不同, 的他再也忍不住了,

他感到自己的腰身一 , 眼一 , 于 射了。

只 一股火 的洪流奔 而出, 地 自己的花心;那 蛋大的

,也在穴 不 的 栗抖 。下腹深 的 快感,如同火山爆 一般,

向四 散蔓延。她冷 、 呼急喘,作 也 想到,自己竟然能舒服到

种程度。粗大的 具,像是 到了她的心坎,又趐又痒,又酸又麻。粗大的 具

得小穴 膨膨的,她全身不停地 抖,就如触 一般。充 甘美,愉 快,

她禁不住伸手 住他。

的二 家正在 在最高潮,但是 性的本能 在,他感到 居然能

手抱 他,他不由的一惊,要知道被他 穴的人 是不能 的。他立即

气想把她再次 倒。

很 然 次 明多了,反映也快多了。她早以 到他的 化,她先下

手了,她的那 玉手早就在他的背部 了下去。

他感 身一麻, 接 混身 力的就仰面躺了下 。

此 的 立即 跨坐在他的腹部上面, 他的那根 巴都 在她的小穴

里面跟本 拿出 ,就 在了他的身上。

「你是 ,你怎么能解 我 的穴道的, 怎么可能」二 家惶恐的叫到

「我是 不重要,但是今天我必 要 你 害看看, 不 我 便 人,

但是今天要是他在的 ,他 也不 反 我 做的。」

伸出右手用中指在二 家的的胸前和腹部的 名穴位 了几下。

二 家此 除了恐 以外,只感胸前和被后的骨骼有了 ,似乎在收 ,

但是 有痛苦的感 ,他的 巴在射精后并 有萎 ,反到 大了些,也 是受

到了她淫水的刺激。

他感到她的花心正在 大而且慢慢的的把他的 包了起 ,并不 的加大

了 他 眼的吸力。他 候才想到 一直到 在都 一 她的 精,

但是 她 才的表情 看明明已 有了几次高潮了,他越想越怕。

也感 到自己的下体有 不 ,但是不 的快感 她 有她太在意。

看 二 家的粉 ,心想我原 比她 得 漂亮,好 在我就 她

知道我是 。

她的心念一 ,立即 起功 。

二 家由于 不了所以一直用恐 的眼神看 。 他看到 的

部居然 始有了 化, 的器官和肌肉都扭曲 形起 。他 大嘴巴, 呆了,

就 了半 茶的 ,一 千 百媚 如天仙一般面容出 在他的面前。

「她不是人,是妖怪,而且是那种吸食男人精 的妖怪,」眼前的美女 他

就是一道催命符,二 家不 的 想 , 于他被自己 倒了,他抽搐了

几下,口吐白沫昏了 去。

完 后, 眼看到二 家 的模 在是有 失望,他想不到他那

小。她也 他的 巴也滑出了她的 道,她身体的那种 的感 也很快

的消失了。

站了起 并回 一看,不由的大吃一惊,花容失色。

第五章 遭遇

看到的是一 身 、正 嘴吐 舌心,有碗口那么粗的蛇。 蛇

正 她的背后,那蛇离 有不到一丈的距离,看那蛇的 子是想 攻

的了。

知道那蛇的毒性 比 害,就算被咬的人立即 救,救活以后也是 人

一 ,身体的器官都 受到 害。 的冷汗都冒了出 ,她也 不上自己

身上 是光溜溜的一 不挂, 的目光跟那毒蛇的目光相交,似乎大家都知道

接下 要 生什么。

就在 在那蛇突然象箭一般朝 射 了,在此同 在火光的反射下,只

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一下子就跳了起 ,身型非常的利落。

跳到了 上,她不由的松了口气。她 得要是自己慢 ,就死定了,

那蛇的速度太快了,而且离她他近了。

似乎是老天要 二 家以前的所作所 ,那毒蛇 咬到 把他咬到了。

那毒蛇本 攻的 象的 , 它扑空后,就 掉到了二 家的身上,并一

口咬到了他的那跟 趴片的 巴。

二 家已 昏迷了,并不知道所 生的事情,但是他的身体的本能反映 是

很明 。才被蛇咬了不到小半 茶的工夫,可怜的二 家那雪白身体已 得黑

紫色,身体 烈的抽搐 ,特 是他那被咬的 巴已 得高大挺立,通体黑紫

色,足足有一尺 ,而且那 也 得有 蛋那么大了。

半 茶以后,二 家已 是口吐黑泡,身体慢慢的不再 。在 上看

化的 不由的 幸自己 跟下面那人一 , 然二 家就 不明不白的死

了,但是想想他以前所做的坏事,他是罪有 得了。

在 上一直等到那蛇离去了以后,才回到地上穿好衣服。 看看了天

色,看 很快就要天亮了,那群 快醒了。她先前 那些 的穴足以

那些人以后不能再做 , 在 了那些人的武功同 , 他 的 巴 子

都不能挺起了,他 那 西算是 了。

那些人 的 西里找了些能用得上的放到了她的包裹里。 特意

找了套男 穿在身上,她感 一路上不知道 碰上什么奇怪事情,如果是一

男子上路的 安全 ,麻 也小 。

易容后的 模 象 20出 的年 人模 , 是根据那群 里面的

一 人 的模 。 只能把她 成跟男子一 ,但是身体 是女子的。 了

避免被人看出,她特意的多穿了套在里面。

出 了,一路上她都留意模仿男人平常的行 ,加上她天 明很

快她就模仿的有七八成的火候了。在去洛 的路上她碰到不少人,但是那些人都

有注意她,都忙 逃命。 那些人的嘴里她知道了洛 那里 在 事吃 ,有

伍正在那里打仗。

果然在 离 家四天后,她 到了洛 城外。此 的洛 已 城 ,

李世民的 正在攻打洛 的王世充。 想:以她的 功要上城 那不是 事,

但是看到城上那些戒 的兵士,要是自己就 上去了不被 做 人那才怪了,

自己的武功再好也 不住那么多人啊。

一 半刻也想不到 法 去,她只能在附近找些人打听如何才能 洛

城,但是被 到人都 法。正在 一 莫展的 候,她忽然打听到李世民

的部 正在 瘟疫,里面的 也 法,所以正在到 找大夫治 。 心想

自己 在也想不出什么 法 到洛 里面去,但是如果自己治 好了李世民部

的 寒病的 , 不定能找 法 去。

于是 自荐到了 里,接 她的人 始的 候似乎不相信 20出

的小子能有什么高明的 ,但是 的 中有病的人把 和下 以

后, 中的老 不由的佩服起 ,想不到 人年 就有 的 ,看

真是人不可貌像啊。

很快的 的最高 官就把 聘到 起了 。由于 知道 在自

己是女儿身,呆在 伍里 在是不合适,于是找了 借口就 在 中居住。

看到 有在 中的意思,里面的 官就安排人在里 不 的一 河

替她弄了 房子,并安排了一 年 跟他差不多十五、六 的士兵跟在她身 听

她使 和保 他的安全。派人跟 其 是怕她逃走, 倒是 想到 一 ,

只是 得有 男人跟在身 有 麻 ,不 好那士兵很听 , 事的 候都

呆呆站在一旁看她做事不 。

里的除了感染瘟疫的士兵外 有很多受 的士兵,由于 的天气比

,加上住的 件不是很好,所以士兵的病情比 控制。 的技 然高超

但是也忙的 ,每天都是半夜才能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休息。

最令 受的是,那些受 的士兵很多 了 方便,再加上天气炎 ,

他 除了身上需要包扎的地方外都是一 不挂的,尤其是他 那些 巴更是毫不

客气的展 在 的眼前。 在治 的 程中 免接触到那一根根 式和大小

尺寸不同的 巴, 一 到性 快 的的女子怎么受得了哦。

所以每次 些人治病和 的 候她都感到身体异 化,下面的小穴痒

痒的, 流出了不少的水,身体也不由得 敏感了起 。 好她自己的定力 ,

有在 出什么差 。她 是能找些借口把自己身体的异 表 掩 去,

但是每天回到她的住 后她 是要在河里泡上一 辰才把身上的异 感 平

息,然后才能安 的入睡。

就 了十多天, 的瘟疫已 控制住了,但是 事依 什么 展,

所以 依 在 中行 。

那天早上 起床后 在跟再她身 的士兵 有叫她吃早 ,她感 很奇

怪。 到 中一打听才知道是他 被派去做一件要事了。晚上 回

到自己的住 不久,就有几 的人抬 架匆匆忙忙的 到她的住 的

口,其中一人 大 叫到:「大夫,快 救命啊。」

到 口一眼就看出躺在 架上的 身是血的人就是平日里跟 她听她

使 的兵士。 色一 到:「小桂子怎么 成 了,你 快把他抬到屋

里,我要 上 他治 。」

那几 兵士立即把他弄到了屋里, 立即替小桂子把 。 的眉 ,

她知道他受 的地方是最要命的几 地方,要是早 的 ,或 有救,但是

在已 回天 力了。最多也就 有三 辰的命了。

吩咐那些士兵回去后就 小桂子 太重了,他也救不了,剩下的事情就

由他 理行了,那些士兵也 是 了 些 面了, 什么就走了。

的替小桂子 理了一下 口,她仔 的看 比他弟弟才大那么

几 的稚气 除 的 ,心中不由暗暗 感起 。想不到年 那么小就要离

人世,真是可惜了。

也 是 的 起效了,小桂子 了眼。他看到是 大夫正在看 他,替

他 理 口。

他 身 痛,只能用微弱的 音 到:「 大夫,我 的怎么 了,是不是

很 重。」

看到他 模 ,不忍心 他 真 ,只是 到:「 什么大 ,

就是流血 多 ,多休 一段 就好了。」

「不用 我了大夫,我 你的眼神看的出 ,我是 救了,你 的眼神我

以前在其他大夫眼里也看到 ,凡是被 的眼神看 的人都是 救的了。」

听到 ,再看 小桂子的 子,不由得鼻子一酸,眼 就流了

下 。 在 看 其他的人快要死去 也 ,也 是她在他身上看

到了她弟弟的影子。

「你不用 了大夫,我 以后就知道早晚 有 一天,只是我 有 心

愿未了,真是有 。」 他的眼里也流下了 的 水。

「什么心愿啊,看看我能不能替你 成。」 听后立即 到「 , 在

是不好意思 」小桂子 通 力的 到。

「是什么啊,到 在 候 有什么不能 的,你 出 ,看看我能不能

上忙啊。」 更加焦急的 到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在 前有 的媳 ,我跟她 洞房就被拉

。」

听到 以后她的 也 了起 ,原 她在 段 听那些人平常聊

天的 候 常 种事情,她多少也就明白了不少, 知道他想死之前能 上

一次洞房。

「我就知道 了也 用,我媳 在在那里我都不知道,而且在 也不可

能有女人的」小桂子 的看 到。

看 他 的模 ,心情很复 ,一方面想 他完成他的心愿,一方面

又 心被他知道自己的身份, 然她知道他很快就不行了,但是她不想他知道自

己女性的身份。

沉思一 儿后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她 小桂自子 :「我有 法 你完

成心愿,但是你要按照我 的做才行。」

「好的,一切都听你的大夫。」

把一 丸放到了他嘴里,接 把他扶起跟她面 面的坐在一起,并

他 眼分 的看 她的 眼。

很快的 力 作了,小桂子忽然 自己很困,眼睛就 上了。

他用的是催眠 ,她 他吃的 丸能 他在一 辰 感 不到身上

的痛苦,并且精力充沛,她想 他再自己的身上得到 足。除了出于 他的同情

之外,更多的是 最近身体 化很大,晚上老是做以前被男人插小穴的 ,

在正好借 机 解 一下。

小桂正在 困的 候忽然听到一 音叫自己,他整 眼一看,眼前的 大

夫已 成了他一天都晚都在挂念的未 的妻子。

「小 ,是你 ?我不是做 吧!」

小 有回 ,只是呆呆的看 他, 的小桂子有很多 想跟她 ,但是

他又怕眼前 一切很快就 了。他 在一心想做的就是得到小 的身体小桂子慢

慢走到小 的身前,伸手到小 腰部,拉下她的腰 ,把衣服上身部分 旁徐

徐拉 ,然后把他的 底裙外衣 胸前向 扯下, 于看到小 雪白的丰 奶

子!雪白的肌 ,深深的醉人乳 ,那一 金字塔型的的奶子真是令人心 不已。

挺的 乳配上粉嫩粉 的乳 ,一瞬 展 出 。面 嫩而又

的奶子,小桂子 然食指大 ,用 手搓玩那 柔 充 性的乳房,又用

手指搓捏 粒小乳 ,奶子 搓弄后,乳尖也 始 硬,并由原 的 粉 色

成 色。

在小桂子的手碰触到她胸口之 ,身体不禁一 抖,一股奇妙的感

流片全身。。 种感 怎么又跟以前的感 不一 ? 念 在她心中浮 ,但由

于小桂子的手摸的 太舒服了, 心中一 酥麻,便 的 喘起 ,而几

滴 小的汗珠,浮上了 挺秀的鼻尖,更 他的慾火中 !

此 的小桂子已 完全被 催眠了, 在他眼里就是小 , 有多

,一 她是正在享受 特 的感 ,二 也怕她的 音把他 催眠中弄醒了

欣 弄了半晌,小桂子不禁勇敢了起 ,并伸手到 臀部,解 了 白色

胯 ,

胯 下后一看,禁不住就流出了口水 !

的下半身也是雪白的,小屄上面 了少些短短的柔 屄毛,屄口上

嫩嫩!

的情慾被刺激 ,早已 身麻痺, 昏 ,大概也搞不清楚他 她的

玩弄完 的 乳后,小桂子的便把手伸到她的下半身, 摸 大腿,

下意 想把 腿合 ,以阻止他的的 一步, 奈先前的 早已把她的春心撩

起 面 小桂子的挑逗,毫 抵抗能力,早已春情勃 , 身酥 ,一 修

的玉腿也 力移 。

眼睛 起 ,小桂子 始肆意 摸她的大腿 ,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

, 摸 的小屄。 上, 始感到屄口有 濡濡的感 ,只

他的把手指 的腿 抽了出 , 嘴往 粉 色的奶 吻去。

「啊……喔……,好舒服,啊……喔……」

心中一惊,但是另一种更舒适奇妙的感 之而 。 眼,就 到

小桂子那粗大的手指,就 淋淋的在自己的奶 上 揉,不用 也知是自己在

,小屄不自 分泌出大量 液,沾 了小桂子的手指。

小桂子的挑逗 生 烈反 ,屄口分泌出大量 液,再加上她特殊敏

感的体 , 比的快感 不自禁的呻吟起 。小桂子 眼前的小 流露出害

羞 , 面通 ,勇气大 增,就 屄口舔了起 , 感到一

又 的舌尖,舐得使人全身舒 ,全身都在 的

已 美的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,此刻只希望小桂子舌尖再伸 去一

, 粉雕玉琢的美腿 掌柜的慢慢地 。

「啊…… 要…… 要……再深 就好……哦……」

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在自己的身下呻吟,小桂子 得 直有如 狂。他 自

己衣 一 ,便 身而上。

他 勃起粗大的 具, 准了 粉 色的 花瓣,朝前一使力, 大的

「噗」的一 ,便 滑的淫水, 入了 体 。 柔 的感 ,

的包 他的 具,那种舒服的滋味, 直 所未有。 此 正沉浸在

的快感 中,身体所有反映似乎都是下意 的反映,根本就不用去思考,她不知

道 什么自己的身体 ,她此 只知道如果不去享受 种感 自己一定后悔

如火 般的 烈插入感,逐 幻化 的愉 , 身体的感 益 的敏 。

她享受 感官上所 的快感,而且 巨大火 具的 出出,她竟然 生

一种奇妙不舍的感 。 快速摩擦 柔滑的 道,快感也愈加的 烈,她不由

自主的呻吟出 ,身体也逐 的配合 具的抽插,而左右 扭 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低 叫道:「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

……天哪……啊……」

烈的快感,使 雪白丰 的臀部不自 的用力向前挺 ,晶 的体液不

流泄而出,她只 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一般。一波一波的快感,如潮水般

的涌上 ,火 的 射出猛烈的 精,灼 的感 得 一 ,她不

停的 栗抖 ,她的花心又 始 大了,把 包住了,他 射出的 西又被她

吸光了。她依 是 有射精, 管 是高潮不 了。

高潮 后2人都同 昏 去了。 醒 以后看 身 那 上 足笑

意但是已 冰 的身体,她又有了 ,一是 他本人的早早离去,二是他

才 她的快感以后都 以重复了。

第二天, 的人 到 住地,他 回小桂子的尸体,同 了一

不已的的消息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